陕西省人民政府 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信用中国 陕西省信息中心 陕西一带一路网 本站支持IPv6

“陪拍”风渐起 除了“很值”也暗藏风险

来源 :北青报 中国青年网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:2023-08-09 打印

“65元一小时,包妆造,探店费用和路费客户报销。”近日,陪拍在小红书、微博以及抖音等各大社交平台掀起一阵热潮。作为一种新兴行业,陪拍行业目前仍以个人互约为主,在履约和安全性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。平台化经营陪拍的公司应运而生,在平台形同虚设的审核环节下暗藏风险。北京青年报记者分别以陪拍者和用户两种身份注册,以用户预约时竟匹配到了自己注册的陪拍账号,不过标价竟比记者注册时的报价翻了一倍。

年轻人里陪拍风渐起

不用手把手教男朋友拍照,最后的成片还被气个半死;不用担心跟闺蜜“抢”拍照的时间和角度;不用再担心自己一个人出游,想拍美照只能是大头贴……最近,一种名叫“陪拍”的新生意在年轻人间兴起。什么是陪拍?顾名思义,就是陪伴加拍照的组合。他们不仅既能够陪玩,帮忙介绍景点、规划拍摄路线,又负责全程的拍照记录,还帮忙修图,提供一组旅游大片,充分满足顾客的拍照需求。

以“城市名+陪拍”为关键词在社交平台进行搜索,能找到不少陪拍的自我推广帖。这些帖子的内容一般包括所在城市、个人简介、拍摄设备的型号、费用以及接单风格,并且都配上了精美的客片。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不少帖子下面,还有网友跟帖询问某日期有没有档期的。一些热门的帖子下,有的排期都排到了一两个月之后。

北青报记者发现,这些发布陪拍“广告”的网友多是爱好摄影的女生,也有少量摄影师,面向客户也以女生为主。从他们晒出的设备看,大部分是手机、卡片相机、立拍得等,跟专业跟拍比显得“非常业余”的装备。

那么,为什么这种生意能在年轻人间火起来呢?主打的就是弱社交和花费少。

北青报记者发现,不同于“约拍”和“写真”,陪拍们往往时间充裕且具备一定审美能力,与客户年龄相仿的她们,更了解到客户想要什么样的逛街拍照体验。而陪拍服务一般按小时计费,不同城市价格差距较大,平均下来每小时收费约在50元。加上化妆、精修图片额外收费几元到几十元不等。也就是说,顾客大概只需要花上百元就能有社交、有美图。

不少网友评论称陪拍花费少,受益大,陪拍能赚点零花钱,而顾客则有了旅伴、摄影师甚至导游,尤其是在外旅游,更显性价比。

事实上,陪拍也确实是被旅游带火的。一位博主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则展示自己享受陪拍服务的短视频,视频发布后点赞量高达几百万。该博主一个人出游,花了80元,由对方提供设备和动作指导,不仅能够解决个人旅行中的自拍难题,更能够获得独特而精美的旅行照片。这种“模式”收获了大批网友的青睐:“80元赶上我1800的写真了”“太值了”。

北青报记者也注意到,目前,绝大部分陪拍是个人经营,一般是个人在社交平台上发帖,然后顾客主动与其联系达成协议。体验过的网友对此褒贬不一。

除了部分网友的认为“很值”“满意”等评价外,也有网友认为体验感很差。“300张照片只有一张能用”“第一次找陪拍也是最后一次,我拍完只想说就这技术还敢收费”。

此外,由于是私人线上交易,不论是对消费者还是陪拍们,另一方都是未知的状态,暗含风险。除了容易遭遇宣传与实际不符的情况,“放鸽子”“不守时”等现象也屡见不鲜,更是有网友称自己遇到陌生男性的恶意骚扰。

陪拍从业者也很担心自身安全和客户素质。有的陪拍者明确表示要看“是否礼貌”,有的则需要在接单前验证顾客身份。而一些从业者更担心安全问题,有的明确一些偏远位置不接,时间过晚也不接。有的陪拍只接单人单,有的明确只接女生单,有的虽然可以接两人单,但要求对方必须是情侣关系。

中介平台身份审核成摆设

陪拍出圈,吸引了不少网友的争相体验。而随着暑期全国出游人数多,日常陪伴游、拍摄的需求激增,进一步助推了陪拍的流行。一些商家也看中这一商机,入局陪拍市场。

北青报记者发现,有公众号开始承接陪拍业务。在该公众号的信息中,其自称是国内最早开始平台化经营陪拍的公司,摄影师可以免费签约入驻该平台。不过,北青报记者查询企查查信息,该公众号主体公司今年7月14日刚刚注册成立,至今还不足两周时间。

北青报记者以摄影师的身份向该平台发出申请。而在申请审核直至通过的整个过程中,平台方并没有要求记者提供任何的身份证明。其所要的基础资料仅包括昵称、简介、设备、小时单价、化妆费用、擅长风格、所在城市以及手机号。另外还需要发送9张客片、1张个人头像用于制作名片,是不是本人的头像都没有关系,整个过程甚至都没有询问记者的姓名。随后,记者就以摄影师的身份被加入该平台中。

而针对是否会对客户身份进行核查这一问题,平台称“客服会先核查,但是不能保障100%没有,运气不好也会遇见(有恶意的陌生人)”。

随后,北青报记者又换了微信以客户的身份来咨询。而客服仅询问了记者所在的城市和时间,并没有核查记者的身份信息,甚至没有询问性别。而平台发来的陪拍人信息恰巧就是记者此前提交的摄影师信息,只不过价格比记者自己的报价翻了一倍。当记者认为价格略贵时,对方竟然回应:“她是比较专业一点的。”事实上,平台方也没有对摄影师的专业能力进行过任何评估。

陪伴经济火热下陪拍路在何方?

有市场人士认为,“陪拍”实质上是陪伴经济在当下的新形式。与“自律监督师”“陪诊师”等职业类似,其背后反映的都是快节奏的现代社会,人们在强调边界感的同时,又认为社交需求难以满足的矛盾。

此前,有媒体针对青年群体的调查结果显示,有超过半数的受访青年体验过陪伴服务。国金证券研究创新中心更是预计在2025年左右,陪伴经济的市场规模将达400亿元到500亿元左右。

不过,以目前陪拍行业的现状,不论是从业者还是顾客全靠相互信任和自觉。分析人士还是建议以安全为前提,不论是从业者还是顾客,建议彼此验证一下有效身份信息或者提高各种安全防范意识。在履约方面,建议不要单一以口头约定为依据,而是在见面前彼此将需求和注意的内容用文字描述清楚,尤其是涉及金额、时间以及额外花销等方面。

可以说陪伴经济正作为一种新兴的经济类型快速在国内兴起,而在这样的背景下,陪拍还只是刚刚进入这一新经济类型的门槛。作为一个方兴未艾的小众行业,陪拍还需要在发展中不断完善。

陪拍行业本身不够稳定,很多从业者也不过是为了赚零花钱或打发暑期时间。就目前来看,陪拍虽然在大城市的渗透率比较高,但走产业化道路仍旧比较困难。有分析师认为,想要分得陪伴经济的大蛋糕,作为弱社交的一种模式,陪拍未来将有四种发展方向:如发展个人品牌、约拍的前哨站、与旅游深度结合、平台化发展等等。